左手币圈,右手毒贩,币圈“央行”Crypto Capital究竟是什么来历?

作者丨中本愚 

编辑丨门人 

正文:

币安:曾使用过Crypto Capital的银行服务。

KarKen:尽管现在断绝联系了,但以前我们和Crypto Capital很亲密。

Bitfinex:以前觉得,Crypto Capital的出现,满足了大家的需求。但现在觉得Crypto Capital是个骗子,它冻结了我的钱。

QuadrigaCX:Crypto Capital也冻结了我的钱。

波兰:我们抓了Crypto Capital的两个老板,而且马上就要审问他们了。

Crypto Capital:我身上的料还多着呢。


「 加密货币“央行”总裁被捕 」

加密货币领域的“中央银行”,这是业内人给Crypto Capital的标签。

作为一家为币安、Bitfinex、KarKen等多家知名交易所提供诸如贷款、存储以及理财等多种“银行业务”的金融公司,它的触手遍布全球。可以说,在加密货币行业Crypto Capital能量巨大。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极具分量的金融公司。它的总裁Ivan Manuel Molina Lee将在明天接受波兰政府方面更进一步的审问。

事情发生于10月24日晚间。随着一架军机缓缓降落在波兰华沙机场,Lee被波兰警方依法逮捕。其罪名是涉嫌通过Crypto Capital为一家哥伦比亚贩毒集团在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上洗钱。

Lee被捕之后,在波兰警方的押送下,没有多做停留便直接移交波兰中央调查局并接受其调查。一直以来比特币因为其技术特性被很多犯罪分子运用在洗钱、非法交易等领域,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Crypto Capital这家声名在外的公司的老板会因为涉嫌洗钱而锒铛入狱。对于突如其来的“负面”,Bitfinex交易所急忙撇清关联,大喊“冤枉”,称自己也是受害者。

此前,坊间一度传闻认为Bitfinex极度依赖于Crypto Capital。但该传闻却被Bitfinex官方矢口否认,并表示,自己也正打算找Crypto Capital讨回被“冻结”的8.5亿美元。

无独有偶,10月28日,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检查官对Crypto Capital首席执行官Oz Yosef提出三项刑事指控。一份法庭文件证实,美国有关部门已对Oz Yosef提起诉讼,罪名包括合谋进行银行诈骗、合谋经营未经许可的汇款业务。随着两位高管接连“锒铛入狱”,一张笼盖Crypto Capital秘密的大幕也即将被解开。


「 一出生便“声名狼藉” 」

最初的Crypto Capital诞生于2013年的6月的巴拿马。当时它还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Crypto Financial。

时年8月,该公司通过同样位于巴拿马的金融服务公司Havelock Investments进行募资。意在筹集30000枚比特币,折合当时价格,约为30万美元。同时,Havelock同样也曾为另一家比特币初创公司Neo and Bee进行过募资。但此后不久,Neo and Bee公司创始人因警方对其展开涉嫌商业欺诈的调查而逃走。此外,Havelock也曾为加密货币领域中有名的比特币赌博网站Satoshi Dice发行过股票,该赌博网站同样也曾遭到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处罚。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命运使然,与Havelock有关的两个区块链项目接连“出事”,注定了Crypto Capital的未来将备受争议。

2015年10月,经Havelock从中转圜,一家由Erik Voorhees创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apult与Crypto Capital合并。这个Voorhees便是上文中Satoshi Dice的创始人。百河汇聚,终归大海。伴随着污点与泥沙,Crypto Capital刚一出生便“声名狼藉”。此后,Crypto Capital又被瑞士公司Global Trade Solutions收购。

就在此时,本文的主人公Lee登场了,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了Global Trade Solutions的注册文件上,身份是“代理董事”。不过虽然出生带着“原罪”,但因为加密货币的发展以及市场的缺陷,使得Crypto Capital能够迅速崛起并在加密货币市场站稳脚跟。对于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其业务开展和发展需要银行提供的服务,但出于对洗钱的担忧,很多银行其实并不愿意为这些交易所或加密货币公司提供服务,这在某种程度上给了Crypto Capital发展的土壤和空间。

对于Crypto Capital而言,其运行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单纯的壳子套壳子。不断地建立空壳公司,再利用这个空壳公司获得银行账户,然后通过这些账户从事洗钱等非法活动,直到该账户被查封,然后再使用另一个银行账户。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 操盘团队信息成谜 」

Crypto Capital公司仿佛一个谜,因为除了一个挂名董事Lee以外,我们很难再找到其他团队成员的身份信息。今年4月,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指控Bitfinex涉嫌洗钱活动时,曾公布一则聊天记录。在该记录中,详细记载了来自于Bitfinex的代表Merlin和Crypto Capital的代表Oz之间的对话。但此后Bitfinex矢口否认了该份聊天记录的真实性,并认为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存在恶意撰写文件的嫌疑。不过,根据Coindesk的消息,美国司法部此前曾在今年5月初宣布有两名犯罪分子被控犯有银行欺诈罪。这两名犯罪分子,一个名叫Reginald Fowler,而另一个则叫做Ravid Yosef。

好了,我们尝试着将所有线索拼凑在一起:根据美国法院出具的文件表述,Ravid Yosef与英国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关系密切。巧合的是,这家公司与Crypto Capital的母公司Global Trade Solutions AG同名。

此外,据外媒Decrypt爆料,Oz本名其实叫Ozzie Joseph,而且其本名和Oz Yosef类似。尽管Ravid Yosef和Oz都疑似有一个相同的姓,但我们仍然无法找到直接的证据证明Ravid和Oz就是同一个人。我们不知道此次代表Crypto Capital的Oz究竟是何许人也,但据Decrypt报道,Crypto Capital的代表Oz,曾是巴拿马一家空壳公司OZ49 Corportation的董事。

在该家公司上挂名董事名单上,我们同样发现了Lee的大名。一切的矛头均指向Lee,但似乎除此之外,我们很难再找到别的信息。外媒Decrypt表示,Crypto Capital的幕后操纵者很擅长将自己的信息隐藏起来。以至于在它的官网上我们找不到任何一个团队成员的名字。而任何从其他方向发起的对Crypto Capital的调查,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Crypto Capital官网,并没有发现有关成员信息的内容

现如今,随着重要嫌疑人Lee的入狱,相信不久之后,有关Crypto Capital的种种谜团会逐一解开。

「 Bitfinex等交易所“深受其害” 」

Crypto Capital的身份满布疑云,而那些与该公司合作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也深受其害。

今年4月26日,纽约州检察总长办公室发布文件称:从2018年开始,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就开始挪用USDT储备资金,以填补交易8.5亿美元亏空。几乎就在同一时间,Bitfinex的解释是,8.5亿美元是与第三方支付公司Crypto Capital合作时发生的“损失”。而这笔巨额的加密资本金额并未丢失,只是被查封和保护。

Bitfinex表示,因为自身很难找到溢价信誉良好的银行与之合作,因此主要依靠第三方支付处理公司Crypto Capital来处理客户的提款需求。但是在2018年10月的时候,Crypto Capital告诉Bitfinex,原本属于Bitfinex寄存在Crypto Capital上的8.5亿美元被葡萄牙、波兰和美国政府“冻结(seized)”了。

对于Crypto Capital的这一说辞,Bitfinex并不相信,反而认为Crypto Capital存在欺诈行为。
早在2018年4月,波兰当局就以涉嫌诈骗、贩毒、洗钱名义,冻结了凯尔涅维采市合作银行(Cooperative Bank)的两家公司账户,共计约4亿欧元。而其中的一个账户同样与Bitfinex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属于Bitfinex的银行账户长期与一家金融公司Crypto SP ZO.OO有交易往来。而Crypto SP ZO.OO公司最大的交易对象还是Crypto Capital。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Crypto Capital对这些违法行为毫不知情。此外,久负盛名的加拿大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CX也曾经使用了Crypto Capital的服务。今年2月,随着创始人的离奇死亡以及价值1.9亿美元的资产丢失。现如今的QuadrigaCX已经到达了濒临破产的边缘。

奇怪的是,在Crypto Capital的网站上,QuadrigaCX依然是其最主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就在这家交易所出事之前,QuadrigaCX的首席架构师Alex Hanin在Reddit上说,由于Crypto Capital在台湾的银行出现了一些问题,通过该公司处理的交易都未成功。时至今日,QuadrigaCX依然没能拿回这笔属于自己的钱。

多年来,Crypto Capital一直接到客户投诉,包括提现和存款延迟等问题。Reddit上的多篇帖子、Bitcointalk论坛和媒体都报道了Crypto Capital在支付处理方面的问题。但几乎没有人得到该公司的回应。

现如今,随着Lee的被抓以及此前纽约总检察长宣布了针对 iFinex 以及事涉 Crypto Capital 种种问题的调查后,纽约南区也发起了针对 Crypto Capital 背后两名嫌疑人的起诉。一时间,这个隐藏在幕后一度在加密货币领域呼风唤雨的所谓“银行业务”提供商Crypto Capital其背后的神秘面纱正在被一层一层的揭开。

尽管对于各大交易所而言,Crypto Capital的种种劣迹,已经让他们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合作对象。但一段时间内,Crypto Capital或许是他们可以选择的唯一合作对象。


「 市场的不成熟造就了犯罪的温床 」

自从2008年中本聪创立比特币至今,区块链及其衍生出来的加密货币行业不知不觉已经走过11个年头。在这期间,尽管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两个领域均有不同程度的成长。但整体而言,加密货币依然和外界有着不小的隔阂。今年5月,根据研究机构DataLight公布的数据发现,目前全球加密货币用户在6800万左右,尚不足全世界人口的1%。只有少部分人的参与,换来的是更多人的不理解和“偏见”。

马云曾表示,区块链不是泡沫,但比特币是泡沫。

来自大洋彼岸的比尔·盖茨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认为加密货币存在极高风险,并认为投资比特币是一个“愚蠢”的投资。此外,沃伦·巴菲特更是直言比特币的毒性比老鼠药还强。

因此,伴随着加密货币领域的逐渐发展壮大,各国政府早年间对于加密货币的监管政策并不明晰,再加上从本质上讲,去中心化货币违背银行的商业模式,因为银行是通过持有和转移他人的资金来获利的。本质上,通过持有和转移他人的资金来获利的银行对去中心化比较反感。最终导致银行对加密货币敬而远之。

2018年3月,智利国有银行BancoEstado关闭了多个交易所的存款账户。同年4月,印度储备银行(RBI)下令所有受监管的银行在三个月内结束与加密货币交易所及交易商的一切银行业务关系。而早在2017年年底,在加密货币行情一片大好的时期,韩国监管部门宣布禁止银行参与加密货币活动的计划。

银行不给钱,但交易所又急需要拿到钱去扩大业务。这样一来,Crypto Capital这样的机构就钻了这个空子。正因为它为各个需要银行服务的加密货币公司提供了类似于银行的服务。所以,尽管Crypto Capital声名狼藉,疑点重重,但也能很快在加密货币领域声名鹊起。

10月25日,中国中央层面提出要加大对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和探索。
10月27日,美国国税局(IRS)宣布将对加密货币活动进行审计。

与此同时,SEC主席Jay Clayton也在近日表示,加密货币违规行为正在减少,加密货币行业在理解证券法方面取得了进步。
全球各国向区块链及加密货币这两个领域,投来了越来越多的目光。

这恰恰说明整个行业在走向成熟和正规。像上述韩国、印度等国银行慢慢开始放松对加密货币企业地投资限制。留给Crypto Capital们地空间也将越来越小。

或许在一段时间之后,类似于Crypto Capital这样的“投机味道”十足的公司将湮灭于加密货币发展的历史长河中。

来源:深链deepchain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发声

  • 沪ICP备18015846号Copyright © 猛犸财经 版权所有